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, 2017的博文

時光最深處的盡頭,依舊是一片廢墟

如果把童年再放映一遍,我們一定會先大dermes 價錢笑,然後放聲痛哭,最後掛著淚,微笑著睡去。

 變成了永無止境的淪陷。

  太陽遠遠的躲在山的後面,像是怕看見牧羊人的長鞭,又是一個靜靜的黑夜,小時候的我們,總覺得時間還很漫長,於是把自己融化進這美麗的夜色裏,少年不識愁滋味,任憑他天荒地老,任憑他海枯石欄,但漸漸長大的我們,發現時間過的越來越快,以至於還沒有感覺到,觸碰到,就已經跑到了我們的前面,我們拼命的趕,但總是像諸葛亮的木牛流馬一樣,怎麼趕也趕不上。

  夜闌人靜的時候,歪著腦袋看著殘缺的美麗月球,那是一段我永遠也無法達到的距離,點綴的星星,閃爍著瑰麗無比的奇光異彩,旁邊的沙堆,被皎潔的月光揮灑出他美麗的年華,抓一把沙子,然後看著它在手裏慢慢流下去,無法形容的苦澀滋味湧上心頭,看著遠方的煙火人家和玉米地,再想像起小河,老樹,巷子裏的貓貓狗狗,已經老舊的要塌的學校。

  夢幻的遠方,但願沒有辜負我童年的期望,但現如今已經長大的我,卻無法畫出一個美好的句號,請允許我對那個“我”說聲對不起,我丟棄了自己的理想,走上了一條自己也不願意走的路,回頭看著那深深淺淺的腳印,哭泣不已,已經脫離軌道的火車還在滿是沙礫dermes 脫毛的路上苦苦行走。

  很多時候,趴在電腦前玩著以前的自己從來都是拒絕的遊戲,然後,和遊戲裏的角色一起哭泣,一起高興,然後走出網吧的時候,太陽剛從明天的地平線上升起,再回家哭泣著昏昏的睡去。

  聽著傷感的歌曲,寫著荒蕪了思念的悲傷,和遠隔千山萬水的各種網友以各種身份聊著各種有趣的話題,從來都很怕和生人說話的我卻如此開朗的和所有的陌生人聊天,但虛擬終究是虛擬,現實終究是現實,我們沒有達到那種生產力的年代,錯誤的虛擬時空,錯誤的人,錯誤的地點,都給我碰上了,無奈的笑了笑,然後用筆記錄下這不想寫下的事實。

  與自己最親密的人,親切的攜著手,歡樂的走在商業街上,但是我dermes 脫毛很清楚,我已經是一個負擔,我不想把快樂分享給討厭的人,卻把悲傷分享給自己喜歡的人,請允許我用自己的努力,得到自己和自己努力和天分相匹配的果實。